关注电玩巴士

随时随地,获取最新游戏资讯

退出
XBOX360

好书推荐 这部书的作者比《冰火》作者更厉害

发布时间:2016/5/4 17:05:59 来源:电玩巴士 作者:n之领域

  《权力的游戏》在近年来的热头仿佛就没有停下来过,美剧、游戏、原著小说的轮番轰炸让粉丝们乐此不疲。在上周播出的《权力的游戏》第六季更是引起了新的风潮。在本周,琼恩·什么都不知道·雪诺在片尾的复活更是刷爆了小编我的朋友圈!

  琼恩复活后,他的扮演者Kit还站出来,专门为自己这一年来的谎言向粉丝们道歉。

然而看这没有丝毫诚意的表情!其实你是在心里偷着乐吧!!!

  虽然上面说了不少《权力的游戏》的事情,但小编今天要让大家失望了。因为我并不打算说琼恩·什么都不知道·雪诺,也不打算说他那玩死人不偿命的原作者乔治·R.R.马丁。今天我想像大家介绍一位比马丁更炙手可热的青年奇幻作家——布兰登·桑德森。

  他生于1975年,已婚,在新一代的奇幻作家当中属于青壮年派。有一支新生代作家常见的快笔,也有着老一代作家的情怀和坚持。他的书在goodreads(类似我们的豆瓣)上都是超过四星的高分好评,在美亚上也的销售状况也是气势如虹,甚至在《权力》第六季上映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在美国奇幻榜上的搜索排名直接超过马丁。 那么,他的书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?

  ● 让人一脸懵逼的开篇

  想要解答上面的那个问题,我们可以先回到故事本身。

  众所周知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奇幻小说的创作基本上走的是小分队自某地出发,一路开启光环升级打怪,突破自我,最后拯救世界的套路。《龙枪》如此,《时光之轮》如此,《回忆、悲伤与荆棘》如此,《荆棘与白骨的王国》也如此……可以说这都是《指环王》的锅!直到《冰与火之歌》横空出世,这一局面才被打破。

  在《冰与火之歌》整整一部卷一里,几乎没有魔法元素,更谈不上升级。如果不是因为整个维斯特洛大陆属于架空世界,差不多会让人以为是一套中世纪骑士小说。

  至于主角光环——这是一套根本谈不上主角的书——当珊莎·史塔克亲眼见到父亲人头落地的时候,有多少人和小编一样懵逼?而当少狼主于逆境崛起,大破兰尼斯特军与奔流城下的时候,又有谁能预料到这只是血色婚礼前昙花一现的辉煌?

 ▲ 粉丝们用游戏引擎还原的血色婚礼场景,人去楼空,徒留满室狼藉……

  它就是这样一个你既猜不到开头,也猜不到结尾的故事。

  《迷雾之子》也是同样。他的开篇是从一般故事的结局开始。

  “……踏遍千山万水,历经痛苦与成长,获取终极力量的英雄到达命运之地。光明与黑暗的对决由此落下帷幕……

  但是这一次,英雄选择自身成为了新的邪恶。”

  没有动辄上百页的前情,没有长篇累牍的铺垫,故事从第一页起,开门见山直入主题——一个名为卡西尔的盗贼声称要推翻曾经的英雄,现今的大BOSS“统御主”,为了证明他所言非虚,他当着一群司卡(奴隶)的面,单枪匹马血洗了某座守卫森严的边陲贵族庄园。

  这和《冰与火之歌》开篇,罗伊斯爵士和守夜人被依异鬼袭击一样突兀,整个故事从第一页起,就被压抑、不安的气氛所笼罩,读者会不断地问“英雄疯了吗?卡西尔又该怎么做?”

  悬念大师希区柯克曾经这么解释“何为悬念”,他说,如果一群人在一个屋子里,忽然发生了爆炸,读者会觉得意外,却不会有“悬疑”感;但如果从一开始,镜头就给了桌子下面的炸弹一个特写,观众就会开始紧张,“它会不被发现?它什么时候爆炸?”布兰登从一开始,就大大方方让我们看到了那颗炸弹。

 

  ● 精彩绝伦的世界观构架

  关于《冰火》的另一点颠覆在于,它的世界设定详尽且丰富,却不像传统奇幻那般乖乖等着读者来开荒。每个势力和事件的互动都是“活”的,时间线齐头并进,主角们见或不见,他们都在那里。就好像维斯特洛大陆的人文历史虽然经由马丁之手创造,却又早已成为独立于他之外的存在。作者,不再是开着上帝视角的全能之神,俨然沦为了一个纯粹的第三方观察者。

▲ 详情请见《冰与火之歌官方地图集》!

  等到了《迷雾之子》里,布兰登走得更远——整整一卷的故事舞台都被限制在一座城市里,连出场人物的数量也非常节制。整个世界的命运维系于一点,以小见大,举重若轻,既没有用细枝末节转移掉读者目光,又始终让故事维持了在一个剑拔弩张的平衡点上。

  这招的另一个高明之处在于,他既不用和《冰火》一样放弃太多奇幻读者所偏爱的超现实元素,同时又让奇幻毫无概念的主流读者不费什么力就踏入这个陌生领域。足够酷,又足够接地气。

  ● 对死亡的哲学态度

  马丁喜欢强调“凡人皆有一死”,一方面是小说主题的沉重使然,另一方面不免也让人质疑作者的恶趣味。这种无力回天的戏剧性在一开始确实屡试不爽,虐身虐心,数度让网上哀嚎盈野,但一路死到第六季,读者们基本已经被虐到麻木。

  而布兰登在“杀人如麻”方面比起马丁也不遑多让,对自己笔下的角色从不手软。光是《迷雾之子》卷一里,就发了数个让小编瞠目结舌的便当。

  但这两者对待死亡的态度却又截然相反。

  马丁惯常写“无意义”的死亡,不论英雄恶徒,陨落之后都是一捧黄土。

《权力的游戏》里最具代表性的死亡

  这种虚无的“死”也是他被称为“黑暗流”鼻祖的原因之一,但同时也可看做是他对生而平等的另一种诠释。他之后的《乌有王子》《第一律法》等等莫不是追寻着这样的规律。

  而布兰登笔下的死亡大部分看起来也无足轻重,却往往有着宗教和哲学层面更深的隐喻——死亡既是一种“终结”,也是一种“升华”。黑暗流派所谓的“无意义”针对的是“利害”,但绝不等同于“无价值”。

  证据就是,我们常说人性本恶,但人类社会依然延续至今。纵观人类文明的发展史,每每在涉及生死存亡的转折点上,总会有某些成员站出来,做出一些看似违反生物利己本能的选择。比如,为了弱者,为了道德,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,牺牲小我,甚至主动拥抱死亡。

  现在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了。

  马丁的成功在于他是奇幻文坛的现实主义者。他在《指环王》之后重新定义了奇幻,并且附送给欧美主流媒体经年鼓吹的廉价英雄主义一记响亮耳光。

  而在他之后,布兰登向我们展示的则是一个更加包容,更加复杂的命题。他没有否定英雄的作用,但同时又提出英雄之路所蕴含的危险性——美好的愿望未必会带来相应的结果,善恶二字对应的也并非是对错。这么看倒是有点诺兰拍的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三部曲的味道。

  在《迷雾之子:最后帝国》的末尾,当反抗者们终于揭开御主大帝力量背后的秘密,故事终于告一段落——当你在这么想的同时,恭喜你,已经成为布兰登笔下的俘虏。请记住,一个谜的背后总有令一个谜,我们的英雄和我们自身,注定身陷更扑朔迷离的漩涡,在迷雾的世界里不可自拔。

  幸运的是,在这种不可自拔中,我们最终会寻找到更好的自己。

  如果你对奇幻小说感兴趣,《迷雾之子》你绝对不容错过。另外,各位对于文中的观点有任何疑问的话,不如买一本来看看(点此查看购买信息),看过之后让我们再进行一番深入的讨论。嗯,就是这样。

提示:支持键盘“← →”键翻页 阅读全文

相关推荐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