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电玩巴士

随时随地,获取最新游戏资讯

退出
XBOX360
电玩巴士 > XBOX360 > 游戏秘籍 > 正文

《分裂细胞:定罪》剧情攻略小说 更新4章

发布时间:2010/5/6 17:56:09 来源:电玩巴士 作者:康康

作者:zsyian

  (台词全摘录自游戏,章节及内容顺序皆依照游戏中的编排)

  距今的74小时之后,在美国首府华盛顿的白宫内,安娜葛林斯托提尔(Anna Grimsdottir)手持着枪。她的朋友都叫她葛林(Grim),但不知道什么原因,这位昔日同在第三梯队(Third Echelon)提供多次技术支援的伙伴,经常拿山姆年纪来开玩笑的朋友,如今枪口却是对着山姆费雪。

  “做你该做的事情。”山姆对着葛林这样说。

  “我一向如此的,山姆。我一向都是如此。”话毕,葛林缓缓的用双手握枪,然后扣下板机……

  在黑箭组织的询问室里,一台摄影机对着一个陌生男子,似乎有两个人在质询他关于山姆的事情。

  “有一点你们需要了解。你们所知道的山姆费雪已经死了。美国杀了他,要他做出太多超出界线的牺牲。”

  “一个醉汉杀了他,某个不知名的混蛋撞了他的女儿,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她是在山姆生命中仍旧让他保有人性的存在。然后,他的组织杀了他、陷害他,让他变的不受控制,并且在纽约市一个肮脏的地下室,要他对最好的朋友扣下板机。”

  “厄文兰伯特(Irving Lambert)在那天死在山姆手上,而山姆自己也是。所以他离开了,离开第三梯队,离开他所熟知的生活。离开美国,离开了母亲和苹果派,把所有的东西都抛在脑后了。”

  “他跳出了藩篱然后四处流浪,寻找一个可以继续活下去的理由。最后,他找到了。他听到了一个传言,也许他女儿的死不是一件意外。他得知了一个名字。然后,找到了一个叫做瓦莱塔(Valletta)的城市。就在马尔他。”

  傍晚时分,在瓦莱塔的一个市集里,山姆就在一家露天咖啡坐着。

  “不好意思,先生?”一位服务生走了过来。

  被这突如期来的打扰,山姆带点疑问,简短的回了个“是”。

  “你的电话,请您接受来电者的好意。”服务生端的盘子上有着一副耳麦和手机。

  似乎是一种习惯动作,山姆直接将那副无线耳麦挂在耳朵上,电话那头传了一道声音:

  “山姆?”

  这突发的事件,触动了山姆那份特务该有的敏锐,冷静简短且不失重点的问:

  “哪位?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  “给我点面子。山姆。即使过一阵子了,但别跟我说你认不出我的声音。”

  山姆迟疑了一下,意识到似乎有事情要发生了,说:“葛林?妳想要怎样?”

  “挽回你的生活。我们可以上路了。一组武装的人手正进入市集要找你。他们正朝你的所在位置前进。除非你完全照我说的去做,否则这对话即将结束。”

  远不如严刑拷打的几句话,怎抵的过山姆的固执:

  “直到你跟我说你怎么找到我的之前,就算是一点小事我都不会去做。”

  “我们是第三梯队,在每个人身上我们都布有眼线。抬头看,就看得到它了。”

  在山姆的头上,他看到了一个亮点,应该是被无人飞行载具监视了,“看到了。”

  “那我要把它拉回到安全的状态,而你可以开始行动。”

  不知葛林是没懂山姆的问题,还是企图隐瞒什么,然后装傻敷衍地将问题的答案转移到“监视”的这个行动上。山姆当然不满意这样的答案,依旧犀利地问:

  “妳还是没有告诉我妳是怎么找到我的。”

  “快走!有许多敌人正接近你的位置,就在你的所在处,你已经成为活标靶了。现在就进入市集中的那堆货摊。那里提供给你许多的掩蔽物。”

  不管是葛林的策略,还是敌人真的来了。不管如何,生命遭受威胁的山姆也顾不得葛林是如何找到他的,起身后,反射性的掏出枪,开了保险,随即又藏在身后:

  “葛林,就像那些旧时光?”

  “就像那些旧时光,山姆。你有带着吗?”

  “当然。但是当有群众在周围的时候,我不愿冒险开枪。”

  “这是你非常高贵的一面,但是目前,我的任务就是让你毫发无伤的离开那里。所以快点起身进入那堆货摊中,否则我无法帮你。山姆。”

  今日的夕阳似乎感受到山姆未来的遭遇而更显鲜红,在山姆周围的民众应该是沉醉在艳红夕阳的海景之中,而山姆无缘亦无心享受此景,背对着夕阳,依照葛林说的走向那阴暗的货摊市集。而市集巷内突然传出几声枪声,吓走了街上的民众。

  山姆快速的进入市集,果然到处都是一箱一柜,这时发现前方有三名敌人在戒备着,看来葛林说的是真的。再熟悉不过的特务经验,让山姆立刻摸到最近一名的敌人位置,正当要行动的时候,耳中又传来葛林的声音:

  “停手!我正连线进入这个城市的电源网,那可以让我烧掉你附近的变压器,然后切断那些灯光。”

  光与影是山姆的朋友,也是他最熟悉的东西。这让他想起20年前在家的某个夜晚……

  “爹地,爹地,爹地。”女儿在房间突然害怕地叫起了父亲,山姆立刻进入女儿的房间。

  “孩子,我在这里。怎么啦?”

  “我不喜欢暗暗的,我会怕。可以帮我开灯吗?拜托?”

  原来女儿是怕暗……

  “喔~甜心,过来。在黑暗中没有什么好怕的。有些时候,黑暗是好事情。像是……”

  黑暗对于山姆来说,当然是好东西,但是在女儿面前总不能说出方便击杀这类的话,于是话锋一转就说:

  “像是……当你想要……睡觉的时候。”

  冰雪聪明的女儿立即回答说:“但开着灯,我还是可以睡觉。”

  “当它亮着时,你无法看尽黑暗处。但是,当它暗了,你就可以清楚的看清你的周围。所以如果怪兽或是坏人在四周,你可以看到他们。但如果你在暗处,他们就看不见你。”

  这感觉像是山姆对莎菈的机会教育,凭自己的任务经验来解释黑暗的好处,希望女儿不要怕,只是女儿也遗传到老爸的固执,这骗小孩的故事根本也难以改变女儿的心意,

  “那这样我也看不见你啊。你可不可以把灯打开?”

  看来是凹不过女儿,

  “好吧……”

  打算去开灯,走到一半时,山姆又想到一招了

  “那这个如何?我还有一件很酷的东西没有秀出来喔……”

  “在这里吗?快点秀给我看!”不管要秀的东西是否有效,但至少抓住了女儿的好奇心。

  “好的。就是这样!当你在黑暗中,你的双眼会习惯,你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你周围的所

  有事物。然后,你就可以用它们来做点事情。 ”

  女儿兴奋地问:“真的吗?”

  “真的!”

  “像是什么呀?”女儿依旧好奇地问。

  “现在看着你的风铃。你可以看得很清楚,对吗?如果正好有怪物站在下方,因为我看的

  见,也许我可以让它落在它们身上,而它们就会跑走了。 ”

  “而如果落在它们的头上的话,它们就不能再做坏事了吗?”

  听到如此接话的女儿,山姆的内心和言语都一致的说:“不亏是我的女儿。”

  一阵杂音,让女儿吓到了:“爹地?那是什么?”

  从头至尾都是用特务经验来哄小孩的山姆,还不知道故事有没有效的时候,房外传来玻璃的破碎声。不过,这似乎解除了山姆面对女儿的窘境,从哄女儿的技巧来看,面对孔武有力的入侵者,山姆应该是更拿手。

  “嘘~爹地现在需要你留在床上。可以吗?他现在正要去关门,而他很快就会回来。

  好吗? ”

  “好的,爹地。我爱你。”

  光与影的回忆被葛林的声音中断了。

  “轮到你上场了,山姆。挺暗的,就像你喜欢的。”

  有了葛林的帮忙切断光源,再利用刚刚传授给女儿的一切,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三名敌人。女儿的死让山姆在这击倒敌人的短暂空档,不禁又进入了刚刚想起的20年前的回忆……

  安抚好女儿待在床上的山姆,走出房间,听到贼的对话

  “老兄,你拿了什么?有拿到什么好东西吗?”

  “这地方根本一毛不值。”

  “这是你挑的,混蛋。你说我们可以轻松拿到几千块的。”

  “我听说这里有勋章和一些狗屁东西可以让我们去买卖的。而且住在这里的女人很辣。也

  许我们可以等她回家。 ”

  “然后把她带出去交易?”

  眼前的这两位笨贼,似乎不知道那堆勋章的意义,还打着山姆妻子的主意。尚未听完对话,右边出现一位手持枪的贼,而持枪不代表他比较专业,因为当他遇到山姆时,惊恐取代了理性,让他反射性的脱口一声:“靠!”

  错失了攻击山姆的机会,山姆当然不会放过这好时机,二话不说的夺枪,朝贼的头部开了一枪,且立刻转身射击另外两位笨贼,手法是如此的干净俐落,一枪一个。

  这时,女儿走了出来,她的用词直接反应了那份不对劲的感觉

  “爸?你对他们做了什么,爸?”

  在黑暗中面对敌人时的冷静,于此时消失殆尽,紧张快步的走到女儿身边,双手按着女儿的肩膀,将她转身背对着死倒在地的贼,对女儿说:

  “莎菈宝贝,别看…….”

  “山姆?山姆?你在做什么?”

  “爸?爸?你在做什么?”

  耳中葛林的声音和脑中莎菈的叫声交错出现……

  “山姆?山姆?你在做什么?山姆!跟我说话!山姆?山姆!你在吗?别这样,别测试我。”

  葛林以为山姆有了什么不测,紧张的不断透过电话呼叫着。

  “葛林?”,山姆恍神的回了话。女儿的死亡对山姆似乎有着超乎想像的打击,刚才的回忆让他几乎忘了自己还在和葛林通话。

  “你还在!”葛林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他们又有一些支援,而那位发号命令的人就在其中。抓住他,我会调查他,而你就可以知道要问什么问题。”不一会的时间,葛林就挖出了资料:

  “山姆,我找到那位带头的资料了。他的名字是季米特葛兰柯斯(Dmitri Gramkos),一名地头蛇。自己独立门户,他现在正若无其事的走出来。”

  “他是为谁工作?”

  “何不你自己问他?”

  “我想我会的……”

  简短的对话后,走出市集又遭遇到一群敌人。想着女儿死亡的线索就在前方,而且眼前的也只是一群喽喽,不消一刻,就只剩下季米特一人。

  “糟,我要闪人了。”话说完后,季米特就往公厕里面跑。

  山姆追了进去,还没到门口,季米特就从躲在门后方开了几枪,期望可以击中追上来的山姆,结果可想而知的是连擦伤都没有。门锁住了,山姆所幸朝大门一踹,力道之大反将躲在门后的季米特震的跌倒在地。山姆缓缓的走向季米特,用一种不怒而威的口吻问:

  “找我吗?混蛋!”

  季米特试图拔枪反击,山姆侧身一闪,一手抓住季米特,一手夺枪且熟练地卸去弹匣。没有弹匣的枪仍是武器,山姆用枪身朝季米特一捶,又说:

  “别再耍猴戏了。谁派你来的?”

  “去你的!”失去手下保护和反击能力的季米特,嘴硬是他现在仅存的矜持和尊严。

  山姆一掌抓住季米特的头,或许因为是光头,所以抓起来是更顺手。山姆毫不留情的将头往厕所的门奋力一撞,门碎开了,惊吓到坐在马桶上的人,而他急呼:

  “我什么都没看到,老兄!我发誓!”

  “好了,够了……你想知道谁派我来的?就是柯宾……安卓柯宾(Andriy Kobin)”

  受到山姆这一撞的季米特,除了皮肉之痛外,气闷的感觉还留存于身,加上紧张提高了血压,所以忍不住的咳了几声,然后忍痛继续说

  “卖药……枪械……任何人们希望他给他们的东西……”

  “这答案还不够。为什么柯宾要我死?”

  “如果我说了,他会杀了我。他是个疯子!”

  显然,季米特打的同情牌并不能抚平山姆失去莎菈的伤痛,瞬间季米特的头击中洗手台,整个台座碎裂于地,血液四溅。

  “可恶。他开着那辆撞你女儿的车……经常的自夸那件事。你知道的……听到你要来,所以他雇用我……来杀你……在你杀他之前……”

  “你应该把钱退给他。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他?”

  “你还不了解!呕……他会杀了我!咳……..”

  山姆不用了解柯宾,他想要了解的仅是莎菈的死因,接下来的过程就和刚刚洗手台的一样,只是这次碎的是小便斗。

  “就在这个城市,在乔治国王街的一座老博物馆……现在是他的地盘了,四处都是都是守卫,另外……别跟他说是我告诉你”

  “好的。我不会告诉他任何一件事。”山姆放过了季米特,准备动身前往柯宾的城堡。

[1] [2] [3] [4] 下一页

提示:支持键盘“← →”键翻页 阅读全文

相关推荐

评论